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產業鏈的新視角,每天帶來及時、專業的旅游行業資訊,歡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眾賬號pinchain

國泰中期業績由盈轉虧:半年虧損額98.65億港元

來源:民航資源網

國泰航空集團于二零二零年上半年錄得應占虧損港幣98.65億元(二零一九年上半年:溢利港幣13.47億元)。國泰航空及國泰港龍航空于二零二零年上半年錄得除稅后虧損港幣73.61億元(二零一九年上半年:溢利港幣6.75億元),而應占附屬及聯屬公司的虧損則為港幣25.04億元(二零一九年上半年:溢利港幣6.72億元)。

國泰航空發布2020年中期業績公告。公告指出盡管一月份的表現令人鼓舞,客運需求經過二零一九年下半年受社會事件影響后開始回升,但二零二零年首六個月是國泰航空集團逾七十年歷史中最具挑戰性的一段時期。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對集團業務以至全球經濟的影響,均屬史無前例。旅游業被這次全球健康危機癱瘓,前景仍然非常不明朗,大部分分析師均認為需要多年時間方能回復至危機前的水平。

面對如此史無前例的情況,國泰航空于二零二零年六月宣布一項港幣390億元資本重組計劃,包括發行港幣195億元優先股(附認股權證)、供股集資港幣117億元及港幣78億元的過渡貸款。是項資本重組計劃于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二日完成。我謹代表國泰航空集團感謝我們的股東和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參與是次資本重組計劃,表現出他們對集團本身和集團在香港航空樞紐的發展中擔當領導角色的能力充滿信心。

國泰航空集團于二零二零年上半年錄得應占虧損港幣98.65億元(二零一九年上半年:溢利港幣13.47億元)。國泰航空及國泰港龍航空于二零二零年上半年錄得除稅后虧損港幣73.61億元(二零一九年上半年:溢利港幣6.75億元),而應占附屬及聯屬公司的虧損則為港幣25.04億元(二零一九年上半年:溢利港幣6.72億元)。

二零二零年上半年的虧損已計及所收各地就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給予的政府支援港幣10.6億元,并包括減值及相關支出港幣24.65億元,該等支出是關于十六架預料未能于退役或交還出租人前重新投入實質經濟服務的飛機,以及為航空公司提供服務的附屬公司的若干資產。

國泰航空及國泰港龍航空業務表現

二零二零年上半年的客運收益減少百分之七十二點二至港幣一百零三億九千六百萬元,以收入乘客千米計算的可載客量減少百分之七十二點六。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令世界各地實施廣泛的旅游限制、邊境管制及檢疫安排,導致客運需求驟降,使收益減少。本年首六個月的客運量合共四百四十萬人次,較二零一九年同期減少百分之七十六。運載率亦大幅下降,由二零一九年上半年的百分之八十四點二降至百分之六十七點三,四月及五月份平均每日運載僅五百位乘客左右。

我們在二零二零年首六個月大幅削減以可用座位千米計算的可載客量,分別于二月減少百分之二十九、三月減少百分之七十三、四月及五月減少百分之九十七。到了六月,隨著香港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漸趨穩定以及自六月初開始放寬過境客運限制,我們開始增加可載客量。整體而言,二零二零年首六個月的可載客量較二零一九年同期下跌百分之六十五點七。

本年首六個月的貨物收益率增加百分之四十四點一至港幣二點七一元。貨運市場出現供求失衡的情況,令貨運收益較二零一九年上半年為高。二零二零年上半年的貨運收益為港幣一百一十一億七千七百萬元,較二零一九年同期增加百分之八點八。以可用貨運千米計算的可載貨量減少百分之三十一,反映大幅削減客運航班導致可載貨量大減。一般來說,我們約半數貨物是以客機的腹艙運載。因此,整體載貨量減少百分之三十一點九至六十六萬七千噸。運載率則上升五點九個百分點至百分之六十九點三。

我們盡可能增加可載貨量,措施包括增加貨機的使用量、向旗下全貨運附屬公司華民航空包機,以及于三月至六月期間運作二千二百二十八對只載貨的客機航班。我們于四月底開始利用波音777-300ER型飛機的客艙運載貨物,使飛機的可載貨量增加百分之五至百分之九。

國泰航空及國泰港龍航空的燃油成本總額(未計燃油對沖的影響)較二零一九年上半年減少港幣九十億六千九百萬元(或百分之六十二點八),反映平均飛機燃油價格下跌百分之二十二點四及耗油量減少百分之五十一點八。油價大跌帶來的好處有限(因航空公司減少航班運作),且被定量燃油對沖的虧損抵銷。計及燃油對沖后的燃油成本較二零一九年上半年減少港幣七十六億四千萬元(或百分之五十二點六)。每可用噸千米耗油量下跌百分之八點五。

撇除滙率變動及特殊項目(包括減值)的影響后,每可用噸千米的非燃油成本增至港幣二點九九元,增幅為百分之三十四點一,反映在部分固定或半可變成本的情況下,減少可運載量的影響。我們實施了多項措施以保留營運資金,包括大幅削減可運載量、高級管理層減薪、實施兩輪自愿性特別休假計劃(分別獲八成及九成員工參與)、暫停多項計劃及非必要開支、向供應商取得減免并推遲付款,以及關閉外站機組人員基地。我們與空客公司達成協議,將旗下空客A350-900型及A350-1000型飛機的付運時間分別由二零二零年及二零二一年延遲至二零二零年至二零二三年,并將空客A321neo型飛機的付運時間由二零二零年至二零二三年延遲至二零二零年至二零二五年。集團亦與波音公司就延遲接收波音777-9型飛機進行深入磋商。延遲付運時間預期可在短期至中期為國泰航空集團節省營運資金。

其他附屬公司及聯屬公司的業務表現

來自附屬公司的貢獻普遍較為疲弱,當中部分原因是雅潔洗衣及國泰航空飲食服務的資產賬面值減值。

香港快運于二零二零年上半年錄得嚴重虧損。該公司于三月中因應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及相關的旅游限制而暫停航班運作,近期只重新開辦部分航班。

華民航空于本年首六個月錄得溢利。如上所述,貨運市場出現供求失衡的情況。華民航空的飛機為集團提供額外的可載貨量。

集團應占國航(國泰航空集團于二零二零年六月三十日持有其百分之十八點一三權益)業績乃根據其延遲三個月的財務報表結算,因此二零二零年中期業績包括國航截至二零二零年三月三十一日止六個月的業績,并已就二零二零年四月一日至二零二零年六月三十日期間的任何重大事項或交易作出調整。有關業績并不反映二零二零年四月一日至二零二零年六月三十日期間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對國航的影響。國航于截至二零二零年三月三十一日止六個月的財務業績倒退。

國貨航于二零二零年上半年的溢利高于二零一九年上半年。

前景根據國際航空運輸協會發表的分析,新型冠狀病毒的危機將令二零二零年全球航空公司的客運收益下跌三千七百一十億美元,較二零一九年減少百分之六十一,并估計航空業的虧損凈額會高達八百四十億美元。亞太區的航空公司將面對最大的虧損(二百九十億美元),客運需求將按年下跌百分之五十四。業內大部分分析師均預料在頗長時間內復蘇緩慢,而國際航空運輸協會則預計,國際客運需求最快要到二零二四年方可回復至危機前的水平。不僅如此,由于全球經濟衰退已迫在眉睫,加上地緣政治緊張局勢正在加劇,令貿易處于重大壓力之下,預計會對航空客運及貨運需求構成負面影響。這是國泰航空迄今所見對航空業最大的挑戰。國泰航空預期客運業務在頗長時間內不會有顯著的復蘇。我們會密切監察市場需求,視乎情況逐步重推客運航班。

國泰航空的管理團隊將于二零二零年第四季就國泰航空集團未來最合適的營運規模和模式,向董事局提出建議,以應付香港的航空旅游需求并履行對股東的責任??紤]到現時的市場前景及成本架構與危機發生前已大不相同,我們將無可避免要就原先為未來所計劃的可運載量進行優化。(原題《國泰中期業績由盈轉虧 半年虧損額達98.65億港元》)

轉載請注明:品橙旅游 » 國泰中期業績由盈轉虧:半年虧損額98.65億港元

請登錄后發表評論

?
万和城彩票苹果 在线股票配资平台 吉林十一选五前二值遗漏 超级大乐透玩法图解 香港49选1开奖结果 辽宁11选5网上投注 股票平台整理 宁夏11选5专家预测 辽宁35选7走势图原版 上海体育彩票十一选五啊 浙江20选5走势图超长版 mcwkyk.ic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