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品橙 | 旅游產業鏈的新視角,每天帶來及時、專業的旅游行業資訊,歡迎查找并添加微信公眾賬號pinchain

不做沉沒的孤島,廉航也想活下去

作者:品橙旅游

新冠疫情全球爆發以來,已經有多家廉航和區域航司宣布倒閉、被收購或資金告急,比起動輒因為獲得政府救助而登上頭版頭條的大型航司,它們才是真正來到生死關頭。無論是對于國家經濟還是行業健康來說,都不應只有大型壟斷企業的容身之地。廉航和區域航空給航空業帶來的活力與可能是有目共睹的,所有在危機中努力生存的企業都值得擁有一個翻身的機會,預算不那么寬裕的旅行者也該有坐飛機的權利。

【品橙旅游】6月27日,泰國廉航酷鳥航空公司宣布其董事會通過了一項決議案,決定關閉該公司,425名員工已被裁減。

同日,在大洋彼岸的加勒比群島,區域航司LIAT宣布將停止運營并進行破產清算,組建新的實體之后再為加勒比島國們提供至關重要的聯系。

新冠疫情全球爆發以來,已經有多家廉航和區域航司宣布倒閉、被收購或資金告急,比起動輒因為獲得政府救助而登上頭版頭條的大型航司,它們才是真正來到生死關頭。

lianhang200701c

危機加劇 孤掌難鳴

IATA數據顯示,各國或各地區政府共向航司提供1230億美元的救助資金,以債務支持為主,集中在美國和西歐。大部分接受救助的航司是國有航司和國家旗艦航司,也是知名國際企業,從各方面來講,政府都不會讓它們倒閉,可其他航司就沒這么好命了。

3月初,在全球航空公司競爭最為激烈和混亂的歐洲,英國區域航司Flybe成為第一家被新冠肺炎疫情拖垮的航司,成立于1979年的Flybe曾為全方位和低成本航司棄用的較小區域機場提供服務。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近兩年,歐洲已經有十幾家航司陸續倒閉。在歐洲出現第一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之前,Flybe就已經陷入困境,航空旅行需求大幅下降,還曾獲得政府1億英鎊的短期貸款,疫情的爆發只是壓垮Flybe的最后一根稻草。

4月21日,主打廉航市場的澳大利亞第二大航空公司維珍航空由于受到疫情的打擊,最終進入自愿托管狀態。6月26日,澳洲維珍宣布與美國私募巨頭貝恩資本達成收購協議,只待今年8月獲得澳洲維珍的債權人投票批準。

類似的劇情也在亞洲上演。去年3月27日,本身已經連續虧損的國泰航空竟宣布以49.3億港元收購香港快運航空(HK Express)全部股權。其中22.5億港元以現金支付,26.8億港元透過發行及更替承兌貸款票據結付。國泰當時還稱,國泰及香港快運的業務在很大程度上可以互補。收購完成后,香港快運繼續作為低成本航空公司獨立運作。

然而就在一年多之后,尚未“完全消化”香港快運的國泰,自己也沒能逃過傾覆,2020年前四個月虧損高達45億港元,不得不在6月宣布將進行總額400億港元的資本重組計劃,接受香港政府的直接注資。而寄人籬下的香港快運,前景也變得模糊起來。

廉航也敢于叫板

航空公司的裁員、休假、退飛機、求援助和客機改貨機等自救方式,似乎已經在行業內通行。

而作為業內財務狀況最好的航司之一和歐洲最大的廉航,底氣稍足的瑞安航空(Ryanair)決定不走尋常路。

lianhang200701a

數據來源:瑞安航空控股公司2020年財報

6月26日,瑞安航空呼吁歐盟委員會阻止荷蘭政府出資34億歐元幫助法航荷航集團,并稱這是非法國家援助,相當于荷蘭的每位每男女老少都要為其補貼200歐元。

就在此前的一個月,瑞安航空還對德國政府向漢莎集團提供90億歐元紓困資金提出質疑,認為這項救助擾亂了市場競爭。

瑞安航空CEO Michael O’Leary稱,德國政府提供的援助資金將使漢莎能夠以“低于成本價的價格”進行銷售,從而使瑞安航空和其子公司Laudamotion,以及同為競爭對手的易捷航空(EasyJet)等更難展開競爭。

在對“非法”國家援助提出上訴的同時,瑞安航空還呼吁政府解除隔離,使愛爾蘭的航空旅行協議與其他歐洲國家保持一致,并刺激更多航班和消費者需求。

自去年以來,接連受到波音737Max停飛影響和疫情沖擊的瑞安航空已與工會談判關于減薪、讓員工無薪休假和裁員至多3000人等措施,其預計截至6月底的本財年第一季度將虧損2億歐元,并將年度客運目標大幅下調至8000萬人次。

除了叫板政府對傳統航司的救助計劃,歐洲的廉航還正向機場施壓,要求其大幅削減費用以恢復航班運營。Wizz Air、瑞安航空和易捷航空要求長期的費用折扣或機場的豁免,好讓它們在需求回暖后用最低的報價贏得更多的客流量。

低成本的旅行熱潮在過去20年中刺激了歐洲航空業的發展,廉航將精力集中在二級機場上,其中許多由當地政府擁有,在機場方面的實力是廉航與傳統航司競爭時的主要優勢之一。

lianhang200701b

注:品橙旅游根據公開報道和財報數據不完全整理

路在何方

新冠肺炎大流行使航空旅行幾乎停擺,導致全球空前數量的航班被取消,航司面臨巨額虧損,航班運營量比正常情況下減少90%,但隨著需求開始回升,各航司正逐漸將航班重新添加到航班時刻表中。

目前對于未來的預測似乎繞不過“低價”這個主題。愛爾蘭證券經紀公司Goodbody認為,廉航的航班從較小的基地出發,比高成本的對手在機場中更有競爭力。目前廉航占歐洲市場份額的27.5%,預計兩年內將增長4.3%。

Wizz Air的CEO Jozsef Varadi近日預測,經濟危機將帶來“從高價航空公司向低成本航空公司的轉變”。

全美最大廉航西南航空的CEO Gary Kelly也在5月底表示,他預計新冠疫情緩解和客流逐漸回歸之時,將形成“殘酷的低價”環境。因為目前飛機座位遠遠多于客戶數量,而且還將持續一段時間。而低成本理念、戰略和架構將非常適合公司業務的復蘇。

最近,AirlineRatings.com網站評出2019-2020全球最安全廉價航空公司TOP 10,包括(按字母順序):Air Arabia(阿聯酋)、Flybe(英國)、Frontier(美國)、HK Express(中國香港)、IndiGo(印度)、Jetblue(美國)、Volaris(墨西哥)、Vueling(西班牙)、Westjet(加拿大)和Wizz Air(匈牙利)。

在這些“物美價廉”的廉航中,有的以后再也沒有機會上榜了,其他的也基本都在苦苦掙扎。

無論是對于國家經濟還是行業健康來說,都不應只有大型壟斷企業的容身之地。廉航和區域航空給航空業帶來的活力與可能是有目共睹的,所有在危機中努力生存的企業都值得擁有一個翻身的機會,預算不那么寬裕的旅行者也該有坐飛機的權利。

2020年剛剛過半,往者不可諫,來者猶可追。(品橙旅游 Cathy Liu)

【鄭重提醒】本文為品橙旅游獨家原創內容,如需轉載請加微信:Pc18611752735 獲取授權,并注明來源,否則視為侵權。

轉載請注明:品橙旅游 » 不做沉沒的孤島,廉航也想活下去

請登錄后發表評論

?
万和城彩票苹果 急速赛车彩票 甘肃快3走势图彩王 期货配资入门 一分快三都有哪些app 广西快乐双彩基本走势 pk10三码必中冠军人工计划 景盛配资 陕西快乐10分开奖直播 安徽快3走势 色球双色球开奖结果